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95【煮麻辣烫论英雄】
    “喜丰和旭日升的冰茶之战,好像在北方有些不顺利?”耿忠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从来没有所谓的冰茶之战,都是旭日升炒作出来的,他们在蹭喜丰的新闻热度。如果没有喜丰冰茶打响名气,旭日升从银行里都没法再贷款,更不可能有钱大肆扩大规模。”

    耿忠说:“但旭日升确实起来了,而且在北方大城市里卖得比喜丰冰茶更好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我们可以算笔账,旭日升给出的销售返利最高是40%,再抛去经营、生产、运输、储藏、税收等成本,你觉得还能够赚钱吗?卖多少亏多少!”

    “但旭日升可以先占领市场,再进行调整,喜丰打算如何应付?”耿忠问。

    “看他起高楼,看他宴宾客,看他楼塌了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《桃花扇》里的句子,宋老板喜欢古代文学?”耿忠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都是闲书,随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最喜欢哪位文学家或思想家?”耿忠的采访方式非常跳脱,想到哪儿问到哪儿,回去再总结整理。

    “太祖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太祖?”耿忠稍微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宋维扬点头道:“《毛选》我通读了好几遍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!”耿忠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如果真有什么冰茶之战,那喜丰和旭日升谁胜谁败,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,这从《毛选》里面就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耿忠端着小本本问: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太祖的军事理论有个重要原则,那就是战争初期就要确定好路线和目标。初期选对了,剩下的只是执行问题,初期选错了,战术指挥再厉害,也只是小胜而已。西方著名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也说,战争初期犯下的错误将无法纠正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旭日升犯了哪些错误?”耿忠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首先,他们的军队建设就错得离谱。旭日升原本只是个供销社,一直跟农民打交道,他们的公司骨干大部分是农民。我不是说农民不好,现在一些成功的企业家也是农民出身,我妈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但是,当一家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大部分是农民的时候,那么这家公司的眼光、意识和行为方式就有巨大局限。即便旭日升能够成长起来,这些农民能跟得上公司发展步伐吗?”

    耿忠说:“做大了以后,可以引进优良人才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摇头道:“没用的,规模越大,越难调头。如果旭日升做大了引进人才,那这些人才该怎么定位?如果让人才做中层管理者,那决策的还是老人,毫无作用。如果让人才做高管,那以前的元老怎么办?自己内部就要先打起来!”

    历史上,由于旭日升内部管理混乱,终于决定引进优秀人才,一口气挖了30多个博士、博士后和高级工程师。这些人全是牛逼到爆的高手,以前在可口可乐等大公司任职,甚至有一个是可口可乐的中国区销售主管。

    但结果呢,立即陷入内部权力斗争,元老们处处看这些优秀人才不顺眼,优秀人才也觉得那些老家伙碍事儿,公司管理变得比以前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如果不引进优秀人才,旭日升还有可能多活几年。

    耿忠问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其次,旭日升的战略方向有问题。他们现在不顾一切的跟喜丰抢市场,甚至是自杀式攻击。这完全没必要啊,茶饮料在中国市场是空白的,完全还能再多容纳几家企业和平发展。旭日升偏要玩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把戏,他们这样做,或许能让喜丰稍微不顺,但无法动及喜丰的根本。现在这种时候,应该是稳步发展自身,建设好团队和渠道,打得头破血流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耿忠问:“喜丰的选择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喜丰根本就没把旭日升当成对手,我们的敌人应该是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。现在就像抗战时期,鬼子入侵,应该一致对外,军阀之间不应该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对外资很敌视?”耿忠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中国改革开放只有十多年时间,就好像一个婴儿,而那些外资却是身强力壮的大人。现在壮汉闯进家门,把一个个婴儿扼杀在摇篮中,我能不敌视吗?”

    耿忠道:“但外资也带来了先进经验和科学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经验和技术都可以慢慢学,洋人不会好心教我们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耿忠问:“你准备怎么抵抗外资?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认真做企业,认真做产品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耿忠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足够了,”宋维扬说,“外资并不可怕,外国人其实不了解中国市场,我们在本土作战有着天然的优势。”

    耿忠道:“两可乐水淹七军怎么解释?中国饮料市场一下子就沦陷大半壁江山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反问:“如果那七大品牌都是私营的,有可能出现这种事吗?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早在十多年前,就想打入中国市场,但一个天府可乐就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。”

    耿忠笑道:“这个问题不方便细说,还是聊聊你自己吧。听说,《千纸鹤》那首歌是你亲自写的?”

    “我就写了歌词,哼了一下基本旋律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你很喜欢音乐?”耿忠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嗯,喜欢唱歌,也喜欢听歌。”

    耿忠问:“喜欢哪些歌手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披头士、枪花、beyond、黑豹,老崔也算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摇滚?”耿忠笑道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就该摇滚一些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耿忠道:“最近听朋友说,有一首《同桌的你》挺不错,你怎么看校园民谣?”

    “《同桌的你》已经发唱片了吗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但京津地区已经在传唱了。”耿忠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打算把这首歌的广告版权拿下来,笑道:“校园民谣挺不错,但不是特别喜欢,摇滚包含的东西更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没有小资情调?”耿忠问。

    “小资是什么?可以吃吗?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耿忠笑着说:“因为你才18岁,还是个学生。在我的印象中,十八岁应该读诗歌、谈文学、爱音乐,有着小资的浪漫情怀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我的目标是大资本家,所以应该不会过小资产阶级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耿忠大笑几声,“你很特别,跟同龄人不一样,也跟其他的企业家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我活成我自己就可以了,为什么要跟他们一样?”

    耿忠在小本本上写下“年轻”、“锐气十足”、“锋芒毕露”等词汇,继续问:“你怎么评价当今的知名企业家们?”

    “都有谁?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首富牟其中。”耿忠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他是混乱年代的草莽英雄,是特殊时代的产物,一旦中国市场走向有序化,就该是牟其中谢幕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简洁,明了,透彻,”耿忠不禁又抬高了对宋维扬的评价,问道,“那史育柱呢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营销天才,商业精英,正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找死?”耿忠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不好?偏要在这个时候做保健品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做保健品有问题吗?国外也有保健品啊。”耿忠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做保健品当然可以,但不该在这个时候做,而且是倾尽全力去做。现在保健品市场没有任何规范,那些卖保健品的一个比一个出格,迟早出事,到时候整个保健品市场都要崩溃。上帝欲使人死亡,必先令其疯狂。现在的保健品公司就疯狂了,我不怕得罪谁,点名批评三株。借着医疗下乡的手段,骗整个村整个村的农民喝三株口服液,吸光农民的血汗钱不说,还导致一些农民有病不去看医生。做生意要有基本的良心,不是这么玩的!”

    “你真觉得保健品市场要崩溃?”耿忠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现在全民相信保健品,如果接连曝出保健品吃死人的新闻,你说消费者会怎么想?他们会摈弃所有保健品,觉得卖保健品的全是骗子!”

    再过几年,保健品市场是真的崩了,崩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史育柱靠卖脑白金东山再起,当时人们都觉得他不可能成功,因为中国保健品市场处于最萧条的时代。而史育柱的天才在于,他抛弃了保健品的保健功能,大力宣传保健品的礼品作用,于是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迅速走红。

    耿忠笑道:“那三株、飞龙、乐百氏我们就不谈了,都是保健品。评价一下希望集团的刘氏兄弟吧。”

    “刘氏兄弟是中国民营企业的模范人物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讲?”耿忠道。

    “我始终认为,企业家不仅要自己发财,更应该对社会有所贡献,”宋维扬道,“希望集团专做饲料生意,他们帮助了很多农民赚钱,也推动了中国的养殖业发展。这样的公司,我祝福他们做大做强,坚持自己的良心,争取做出更好的产品。”

    其实,刘氏兄弟在三年前吓得尿裤子,倒春寒啊,他们甚至宣称要把公司送给国家,直至九二南巡才终于安心经营。

    耿忠又说:“万向的鲁老板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在煮麻辣烫论英雄吗?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耿忠说: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鲁老板是天生的企业家,精明,谨慎,大胆,敢打敢拼,嗅觉灵敏。作为商人,他身上几乎没有缺点,我应该向他学习。”

    耿忠道:“万科的王石头呢?”

    “王总这次快被吓死了吧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差点就死透了。”耿忠道。

    就在几个月前,中国爆发了第一次股东和董事会的战争。

    一家握有万科6%股权的证券公司,联合占有10%股权且代管60%国有股权的股东,还说服了十多个小股东,一起向王石头所代表的董事会突然发难。

    王石头只有两个小时的反应时间,几近死局。他合纵连横,分化瓦解,手段精妙,最后抓住证券公司的违规漏洞,一举取得胜利,重新夺回了对万科集团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王总如果能吸取这次教训,应该能够让万科浴火重生吧,现在的万科实在太乱了。但不管怎么说,王总这次的操作,可以成为经典商业案例,他让我由衷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健力宝的李老板呢?”耿忠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摇头道:“其实,一切没有进行股份制改革的国有性质企业,我都不想做任何评价。因为指不定哪天就卖给外资了,指不定哪天就把掌舵人给炒了。海尔现在那么厉害,但几年前的万宝更厉害。邓总只用了四年时间,就把万宝从一个只有100多人的亏损小厂,做成占有全国冰箱40%份额的大企业,还被体改委确定为全国企业股份制改革四大试点集团之一。结果呢,上级突然派一个厂高官下来,还塞了24家亏损国企交给万宝联营,现在市面上已经见不到万宝冰箱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敢说。”耿忠苦笑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有什么不敢说的,反正你不敢报道出来。”

    耿忠乐道:“那咱们也不说健力宝、海尔、容声这些了,说说李宁吧,他的衣服这几年卖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要一个个问完啊?”宋维扬哈哈大笑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