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15【遇见故人】(为盟主“壹陣糖風、吹過我的臉龐.”加更)
    1994年的复旦社会学系还很冷门,甚至都无法成为独立院系,只能暂时寄居于法学院的屋檐下。

    学生人数也不多,宋维扬所在的班级比较标准36人,大概有四分之一属于自费生。这很正常,冷门专业嘛,非常适合招生创收。

    不过宋维扬对此颇为满意,老师们水平不错,偶尔还能请民国大师费孝通来搞讲座。

    再过几年才恐怖,宋维扬曾看过一篇,名叫《那自由而无用的爱情》,讲的是三个老教授为一个女生争风吃醋的事情。故事就发生在此地,其中两个教授先后担任系主任,最后一个教授远赴海外,把社会学系搞得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校方都看不下去了,直接进行换血整顿,请了一个年轻海归来当系主任。

    宋维扬和周正宇来到教室的时候,其他同学已经以寝室为单位,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聊得起劲。

    宋维扬的出现并未引起什么轰动,也就几个学生感觉他面熟而已。这再正常不过,即便有首歌非常火爆,mv男主角帅得一逼,但又不是知名歌手,过去大半年了谁还认识啊?

    周杰伦的mv女主角都很漂亮,你现在还记得几个?站你面前也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坐门口的同学突然喊:“班主任来了!”

    一个身影闪进教室,宋维扬扭头看去,顿时懵逼……竟然是林卓韵!

    林卓韵微笑着走进来,目光在教室里扫了一遍,看到宋维扬的瞬间也有些惊讶。她很快回过神来,走上讲台,笑着自我介绍:“我叫林卓韵,是你们的班级辅导员。大家以后可以当朋友,我也是刚调来复旦,让我们一起在新的环境共同努力。”

    复旦的社会系,在十年前集体并入了盛海大学。

    直至六年前,复旦才重开社会系,加上助教和兼职教授,总共也只有九个老师。今年社会系扩大规模,师资力量却不够,只能去别的系借调,同时也对外进行招聘。

    林卓韵的父亲得知这一消息,立即让女儿做准备,完全凭借自身实力通过了笔试和面试。

    现在,林卓韵是社会学系的一名小讲师,同时兼任宋维扬所在班级的辅导员。

    这特么也太巧了!

    宋维扬只知道这位小姨当过老师,却不清楚她在复旦也教过书。不过这也很合理,若非她来了盛海这大城市,也没机会接触外企人员,最后被人拐得私奔跑去美国定居。

    难怪这几个月都没见到林卓韵,原来人家一直在努力做功课,准备着复旦的招聘考试。

    班上的男同学非常兴奋,毕竟美女班主任可遇而不可求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学生感觉林卓韵很面熟,甚至认出她是《千纸鹤》的演唱者、喜丰罐头的形象代言人,但不敢确认是否属于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林卓韵故意无视宋维扬,拍手道:“先做自我介绍吧,从第一排开始,从左到右。这位同学请!”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叫陆伟,来自吉省。我喜欢历史和文学,希望能和同学们多多交流。我还擅长跑步,等到学校开运动会,我一定全力以赴,为班集体争夺荣誉。谢谢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叫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学生介绍完毕,终于轮到宋维扬,他笑嘻嘻说:“大家好,我跟喜丰冰茶的老板同名同姓同籍贯,我叫宋维扬,来自西康省。我的志向是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,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不懈奋斗,让我们为了这个目标而一起努力吧!谢谢大家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不少同学直接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段话如果放在十年前,绝对会引来满堂掌声,因为那是学生们的共同追求。但现在嘛,社会上“读书无用论”都出来了,一切以经济为中心,谁还记得给祖国的破房子添砖加瓦啊。

    林卓韵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,缓了口气,突然笑道:“既然宋同学有这么伟大的志向,那就由你来做班长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宋维扬瞬间傻眼,连忙说:“老师,我觉得班长的人选,应该以民主形式产生。很难想象,这都什么年代了,在纯洁的象牙塔中,居然还有这种独裁的任命方式。我对此表示强烈抗议,我们不要独裁,我们要呼唤民主。大家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大帮学生跟着起哄,然后嘻嘻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林卓韵说:“那好,同意宋同学当班长的请举手,超过半数就生效。”

    刷刷刷举起一大堆,除了个别存有小心思的学生,其他人带着起哄看好戏的心态全举手了。

    林卓韵满意道:“宋同学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抗议,”宋维扬说,“民主投票,不能只有一个候选人,你这是假民主。”

    林卓韵懒得跟他胡搅蛮缠,直接说:“请下一位同学做自我介绍。”

    自我介绍结束,便开始选副班长和各种委员。

    选举完毕,林卓韵又安排了一下工作,最后对宋维扬说:“宋同学,你是班长,明天记得安排同学们领教科书。还有,接下来的军训,你也要多费一点心思,有什么问题随时跟我联系。”

    我费心个锤子,哪有那么多空闲时间!

    不行,得找个代理班长。

    等林卓韵一消失,宋维扬立即朝副班长戴雨走去。这个副班长大概是官迷,选举的时候非常积极,甚至对班长职务也极为眼红。

    “戴同学,你好啊。”宋维扬微笑着露出森森白牙。

    戴雨礼节性笑道:“宋同学你好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戴同学,我患有偏头痛,这是一种慢性病。平时不能太过劳累,完全无法胜任班长职务,但辅导员一意孤行,我也不能现在就辞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戴雨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想请戴同学以副班长的身份,全权代行班长职务,”宋维扬说,“为了全班同学的进步,为了班集体的荣誉,我想你应该不会推辞吧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戴雨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宋维扬也高兴啊,就是不知道林卓韵会不会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就在宋维扬忽悠副班长的时候,钟大华露脸的那一期《焦点访谈》终于播出了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