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11【吾好梦中开车】
    其实,宋维扬被扒衣服的时候就有意识了,处于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。

    喝醉过酒的朋友都知道,整个人自以为是清醒的,但说话做事全都没有逻辑可言。甚至有些人坚持自己回家,等第二天醒来,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打车还是坐公交,又是怎么上电梯掏钥匙开门的。

    宋维扬只想喝水,很渴,叫了好一阵都没水喝。有人在他身上瞎折腾,刚开始不清楚,慢慢的就来了感觉,仿佛是在做一场绮丽之梦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如果换成年过四十,交公粮已经交得想吐的油腻中年,几乎是不可能成事儿的,作案工具都无法就位。

    但宋维扬的身体年龄才20岁,还是个处,血气方刚,分分钟竖旗。

    可惜陈桃毫无经验可言,想要霸王硬上弓,愣是搭不上弦,完全不能跟那些持证多年的女司机相比。

    想当初,蓉城九孔桥一醉酒女子,意识不清醒都能把路边男子拖去强啪,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。此事传开,隔日便有数名男子在桥边蹲守,最后发展为上千男子席地而坐,还对着镜头振臂高呼:“姐姐你快回来!”场面一度失控,警察叔叔连夜赶去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!”陈桃已经放弃了,累得趴那儿直喘气,感觉小黄书里面都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宋维扬却突然翻身,踩起油门就开车。

    老司机全程闭着眼睛,踩离合换挡左突右冲,飘逸过弯都不带减速。一切行为全凭本能,跟做梦没啥区别,吾好梦中发车!

    幸而中途没有发生车祸,安全停泊,司机跟乘客都累得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一睡就睡到下午五点,宋维扬被敲门声吵醒。

    “扬扬,你怎么把门反锁了?快起来吃饭!”郭晓兰在外边喊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宋维扬看看睡旁边的陈桃,揉揉发胀的额头,回道:“妈,我马上就来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陈桃也被吵醒了,她第一反应是指着床单问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收起来拿走,就说我吐床单上了。”宋维扬努力回忆着事件经过,但只记得自己是怎么被扶上楼的。

    两人都有些尴尬,但也仅限于尴尬,都是成年人,哪有那么多纠结小情绪。

    陈桃找个袋子把床单拎走,除了走路有点不稳,看不出任何异常,还能一路跟人说笑聊天。

    晚上的宴席少了一大半,领导们全走了,只剩双方的亲戚朋友。

    “来,满上!”郑学红一上桌就劝酒。

    “不喝了,中午的酒还没醒。”宋维扬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吃饭。”郑学红笑道。

    三两口把饭刨完,宋维扬朝陈桃使了个眼色,然后对大家说:“你们慢慢吃,我还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过后,陈桃也放下筷子离开。

    酒店客房。

    宋维扬抽着烟,头疼道:“姐姐,你暗算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动手的,我只是摸了你几下!”陈桃似嗔似怒,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。她没说谎,只是删掉某些情节,变成宋维扬醉酒之后强行开车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傻啊……算了,”宋维扬感觉讨论这个很没意思,直接说道,“现在有三套解决方案:第一,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……”

    陈桃弱弱地打断,含泪欲哭:“你都看到了,人家还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姐,别跟我演戏好吗?在演技方面,你就是我培养出来的,”宋维扬哭笑不得,“第二,你放弃公司股份,保留职位,我另有补偿,而且给你干股分红;第三,你保留公司股份,但辞去全部职务,从此不能插手公司事务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跟谈生意一样?”陈桃苦笑不已,她发现自己做错了,宋维扬根本不是那种上一次床就能妥协的男人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你听过一句话吗?永远不要跟好朋友一起做生意。比好朋友更严重的是亲人和恋人,希望集团的刘氏四兄弟,关系那么好也选择分家了,就是因为公私混淆理不清楚。这么说吧,我们如果保持男女关系,又在一起合伙开公司的话,今后百分之百出问题。而且吃亏的肯定是你,因为我有绝对控股权,我不想到时候让你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太理性了,理性得有些冷血。”陈桃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样的人。”宋维扬的理性也非天生了,他吃过太多亏,不会再相信任何人,包括他的母亲和大哥。

    所以,宋维扬在罐头厂走出危机后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分配股权,把厂子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。商场上,夫妻反目、父子成仇、兄弟阋墙的例子太多,人心是会变的,宋维扬不想今后闹得不愉快,还不如一开始就亲兄弟明算账。即便大哥不会变,也不能保证侄子未来不眼红跳反,拉帮结派撺掇着各种内讧。

    举个例子,就是成龙duang、duang、duang打广告的霸王集团,这是一家夫妻店。

    万女士的持股虽然比丈夫低2%,却是集团的真正决策者。因为夫妻不睦,万女士为了缓和矛盾,主动把夫妻股权分给七个子女,并让大儿子来做集团的掌舵人。不到一年时间,她就被踢出集团管理层,丈夫和子女联手打压她!万女士要求离婚,并提出清盘控股公司,把股票套现分给股东,霸王股价在一个半小时内暴跌30%。

    纵观国内的公司,夫妻、兄弟、父子、朋友反目成仇,大部分都发生在ipo阶段。公司准备上市了,财帛动人心,顿时风云诡谲,闹到最后把上市计划给闹黄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连串的大型家族伦理剧,其中不乏3a巨制祖孙三代争权夺利。

    对于陈桃,宋维扬也可以学港城的“风扇刘”。大刘在中年之后,就喜欢物色事业型美女,一边玩女人,一边让女人给自己做事。但这家伙才是真正的冷血,他完全控制着公司,美女只是他的玩物和工具,美女敢有异心,直接踹了就是。

    宋维扬做不到,他有自己的底线,他宁愿把一切矛盾都扼杀在摇篮中。

    陈桃突然笑道:“怎么你越是这样,我就越觉得可靠呢?”

    陈桃的大脑回路也跟常人不一样,别的女人喜欢听甜言蜜语,被随便哄几句就晕头转向。陈桃刚好相反,注重本质性的东西,此时若宋维扬搂着她各种许诺,她反而会觉得不踏实,因为那样显得太过虚假。

    同样,陈桃也不是真正的女强人。她就像是一条荒野里长出的藤蔓,喜欢依附大树,攀在大树上越长越高。如果这棵大树不够强大,不能为她遮风挡雨,她还有可能另寻高枝儿。上辈子,陈桃就是这样发达的,她攀附了一棵又一棵大树,甚至把大树给吃掉,最后跟超级大树一起倒下,锒铛入狱。

    宋维扬深知她的底细,所以才一直警惕着。

    当然,人是随环境而变化的,或许这个时空的陈桃,能够成为独立的女强人也说不定。但至少现在,陈桃还是在往藤蔓方向发展,铁了心要攀上宋维扬这棵大树甚至她自己都不清楚这点,只是下意识的想找个强大男人,并且还以为这是真挚爱情。

    或许,也有那么几分爱情在里面吧,至少也是倾慕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选?”宋维扬笑问,他很期待陈桃的选择,这也是一种考验。

    “我能再想想吗?”陈桃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陈桃感叹:“唉,这样真没意思,搞得像做交易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先公后私,把事情说清楚了,才能谈感情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陈桃偏着脑袋问:“你对我有感情吗?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不喜欢肯定是假的,你又漂亮又懂事,而且能力特别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跟了你,那位林老师怎么办?”陈桃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有点头疼。”宋维扬扶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陈桃欢笑起来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如果不出意外,我会选择跟她结婚,只要她愿意的话。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!”陈桃气得走人,不想再跟马博士说话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