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19【入股民生银行】
    盛海第一家对外开放的商用靶场在浦东,刚开始还只有打靶项目,三年前又推出了彩弹项目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放到10年后都很新潮,大家穿着迷彩服,端着彩弹枪对射,还特么有木柄手榴弹。虽然目前只开了“平原游击战”一张地图,新版本还得等几年才更新,但依旧让盛海的上**英、洋人外商们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听说这里还准备建高尔夫球场,反正都是有钱人的去处。

    “嗙嗙嗙嗙!”

    宋维扬戴着耳机,把一匣子弹全部打光。其中两颗子弹脱靶,一个子弹靠近靶心,其余皆打在边缘处。

    “小宋,你这不行啊。”刘永航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宋维扬把枪交给工作人员填弹,问道:“刘二哥怎么突然对打枪感兴趣了?”

    “被朋友约来打了两回,感觉蛮有意思。”刘永航说着开始打靶,成绩比宋维扬优秀,至少没有出现脱靶的情况。

    宋维扬等他打完,问道:“今天的主角呢?”

    刘永航说:“不知道,可能堵车了吧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他那边准备转让多少股?”

    “3000万股左右。”刘永航道。

    “不够多啊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先吃进了再说。”刘永航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谈论的是民生银行股份,由于中国市场整体转冷,生意不好做了,许多股东都琢磨着减持套现。

    从1998年到1999年,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,共发生20余起股权转让事件,涉及股份6亿多股。民生银行排前20的股东,只有5家增持了股份,3家维持不变,其余皆在减持,有的干脆直接清空,有的甚至被强制拍卖(关联贷款还不起)。

    东方系能够在民生银行站稳脚跟,就是吃进了强制拍卖的6000万股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上好弹夹,宋维扬把枪扔给洪伟国:“你来!”

    洪伟国也不戴耳机,抬手就是一枪,七环。接着又是一枪,八环。剩下的全部九环以上,偶尔还命中靶心。他说:“几个月不玩枪了,有点手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宋维扬赞道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刘永航连连鼓掌,对宋维扬说:“这个兄弟厉害,以前当过兵吧?”

    洪伟国看了宋维扬一眼,得到宋维扬的授意后,才说:“是当过几年兵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,被工作人员带过来,热情握手道:“哎呀,刘总,一年不见,风采依然啊。”

    “陈总你好,”刘永航介绍道,“这位是喜丰公司和神州科技的老板宋维扬。小宋,这位是益通集团的副总经理陈元超。”

    “陈总好!”

    “宋老板,久仰大名!”

    刘永航笑道:“你们谈吧,我是中间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刘总快人快语,那我也不饶弯子了,”陈元超说,“我们打算转让3000万股,宋老板能够全部吃进吗?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陈元超问:“价钱呢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民生银行刚刚筹办的时候,每股价格1块钱,我现在每股给你1块5。”

    陈元超笑道:“这就太没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民生银行的关联贷款太多,烂账一大堆,可不好卖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之前,我们集团高层开会讨论过,每股至少值3块钱。如果宋老板不拿出些诚意来,我可能要直接打道回府了。给个最高价吧。”陈元超道。

    “1块8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陈元超笑道:“那我就把这个价钱上报公司,至于能不能顺利合作,只有等集团内部的讨论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今天就玩枪吧,不说其他。”刘永航道。

    此时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,不是泛海系,也不是希望系,东方系甚至还没进场,大股东恰恰是眼前的益通集团。这个集团的总部设在深城,机械制造、燃料能源、食品饮料、对外贸易……啥生意都做,去年也在大肆扩张,有点撑坏肚子。

    益通集团现在还只打算转让3000万股,接下来两三年,它将把自己的民生股权彻底清空。

    股权转让是个大事情,自然不可能三言两语谈妥,今天只是初步接触而已。

    倒是刘永航,以每股1.8元的价格,直接转让了500万股给宋维扬,宋维扬以喜丰公司的名义接手,成为民生银行占股0.36%的小股东。

    刘永航现在是希望集团在民生银行的股东代表,而他的三弟、四弟,则是在1999年前后进入的。四弟刘永浩,甚至在2000年成为第一大股东,持股9.99%。

    拉帮结派嘛,宋维扬不想冒尖,跟着希望系摇旗呐喊即可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月,陈元超在电话里跟宋维扬联系,说有人出价2块4,问宋维扬愿不愿意跟进。

    宋维扬直接说:“我可以2块5买进,但至少要6000万股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周,陈元超打电话说:“可以签合同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立即飞去深城,还叫上自己的老爹,在报备民生银行董事会之后,把那6000万股吃下。加上之前的,总计6500万股,已经可以排进前15名了。

    但宋维扬搞得很分散,仙酒集团持股1.3%,神州科技持股1.3%,喜丰公司持股2.1%。

    如果不理会三家公司的关系,还真不怎么起眼。

    可是益通集团突然减持6000万股,顿时让民生银行的股东构成大变天,持有7%股权的中国乡镇企业投资开发公司跻身为第一大股东。

    随即,仙酒集团向民生银行贷款1000万元,又向其他银行贷款1000万元,收购了冠生园旗下的华光啤酒厂。喜丰公司向民生银行贷款3000万元,收购盛海最大的方便面厂(原益民四厂,也生产饼干、巧克力等食品)喜丰和仙酒双双进军盛海。

    民生银行内部,像这样的关联贷款太多了,自个儿的股东自个儿贷款。

    直至民生银行寻求上市,才疯狂整顿关联性贷款,还不起钱的股东,其股份直接拿去拍卖。

    也因为喜丰公司、仙酒集团和神州科技同时入股民生银行,全国工商联正式邀请宋维扬,以个人身份加入成为会员,似乎还准备在换届的时候给他普通委员的身份。

    喜丰和仙酒早就加入了容平市工商联,杨信明年很可能成为容平市工商联的执行副主席副主席有一堆,杨信和宋其志以前就是副主席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