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21【社会主义现代化四有青年】
    颁奖仪式在国安剧院举行。

    还有一台庆祝晚会,中青联主办的,载歌载舞,央视录像。

    电视台肯定要播出这台晚会,但不是在中央一套。《新闻联播》也将给几秒钟时间,大概就一个开场歌舞、一个杰出青年们手捧证书的合影画面。

    团里和青联都有领导来参加,宋维扬的获奖词是:他是大学生志愿者先锋,他说做就做,肩负崇高社会责任感,服务大众、回馈社会是他的行动标杆:他是改革开放弄潮儿,他敢打敢拼,胸怀满腔青春热血,栉风沐雨、勇往直前是他的创业精神。他诠释了什么叫社会主义现代化四有青年,他的自传就是当代中国青年的创业史!

    好嘛,夸得宋维扬飘飘然,浑身骨头轻了三两。

    “咔嚓,咔嚓!”

    宋维扬从某位青联领导手中接过证书,七八家媒体记者疯狂拍照。

    此时的颁奖典礼都比较传统,不搞什么花里胡哨的会场采访,被允许进来的媒体也不多。只有在结束的时候,《中青报》随便采访了两句:“宋维扬先生,你此次获奖有什么想对全国青年说的?”

    宋维扬微笑道:“感谢xxx,感谢xxx,感谢xxx,我以后会继续努力,争取回报社会,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,以后有机会再给你做专访。”记者立马又去采访别的获奖者。

    宋维扬叫住冯巩:“喜丰在春节前会推出方便面产品,本来没打算请明星做广告。不过一见到冯先生你,我立即就觉得很合适,有没有兴趣合作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啊,广告费随便给就行。”冯巩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50万怎么样?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宋老板真是大方!”冯巩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说实话,像冯巩这些春晚名人,广告价值被严重低估了,远远不如当红影视明星。这是90年代,春晚收视率爆棚,冯巩那张脸至少应该值100万广告费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那咱们就说好了。马上就快过年了,时间要抓紧,争取抢在春运之前投放广告。”

    冯巩说:“除了春晚彩排之外,其他时间我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包括央视在内,喜丰公司全年都在各大电视台有广告合同。现在是饮料销售淡季,完全可以把饮料广告位腾出来,挪给新品方便面露脸。

    冯巩很忙,没说几句就走了。

    吴国第笑道:“小宋,喜丰公司每年的广告支出数额庞大啊,你们做宣传确实有一手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日常消费品嘛,”宋维扬说,“不像吴老哥的产品,靠得是实力,目标客户都是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。特别是直缝焊钢管,全国独一家,想不买你的货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吴国第连连摇头感叹:“别提了,做钢管把我资金都抽空了,动辄上亿美元的投资。我是砸锅卖铁都不够,只能跟加拿大那边合资,处处都受制于人。”

    “受制于人,总比一穷二白更好,”宋维扬说,“至少,以后中国建长距离石油管道,不用再仰仗进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吴国第颇为自豪。

    三年前,听说中国要铺设10条长距离输油管线,而钢管却只能依靠进口。一直在做塑料的吴国第,立马拍板进军钢管市场,无知者无畏,莽着头撞进去才明白有多难,整个项目至少要投资1亿美元,厂房基建面积就在500亩以上,而且还需要培养大量的高技术职工队伍。

    然而,吴国第没有被吓退。只用一个月时间,他就说服加拿大akd公司合资,两年之后,亚洲规模最大的erw钢管项目在中国建成投产。

    为啥吴国第今年能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?

    就因为那个钢管项目,让中国的石油运输不再依赖进口钢管。再过几年,吴国第就会带着钢管杀回欧美,逼得美国对他提起反倾销诉讼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吴老哥,我组建了一个金牛会,会员都是些实业家,我们奉行的理念是实业兴邦。你有没有兴趣加入?”

    “金牛会都有哪些人?”吴国第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立即进行详细介绍,并说:“我们每年一次聚会,不谈政治,不谈生意,只交流对国内外局势的看法以及私人爱好兴趣。至于商业合作,私下进行即可。我们也不做宣传,低调得很,不像泰山会那么张扬。”

    “那下次聚会我就去看看。”吴国第笑道。

    “相信你会聊得很开心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又闲谈几句,吴国第问:“你今天回盛海吗?要不我让助理把你的机票也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些事情,明天回去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那等你回了盛海,咱们再一起吃顿饭。”吴国第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确实有事,电信总局相招,他得亲自去看看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接见宋维扬的是一位副总,对方开门见山道:“小灵通不要降价太狠,不能比国外手机价格低1000元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那位副总说:“小灵通业务发展太快了,邮电部的领导有些不高兴。所以啊,生意要做,但不要抢生意抢得太过火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在价格上变通太简单了,小灵通卖1万元一部都行,大不了赠送5888元话费。

    国家在移动通信行业是有布局的,小灵通纯属搅局者,直接把邮电部的计划给打乱了。若非要安抚电信部门,这玩意儿百分之百被取缔,根本没有二话可说。

    另外在私人情感方面,小灵通当初是被邮电部大佬否决了的,不然三年前就该推出了,宋维扬别想抢到热狗屎吃。现在小灵通卖得越好,那位大佬就越没面子——不是说那位大佬没眼光,而是人家立足于全局,考虑得更长远,不可能推广小灵通这种落后技术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,需要跟国外厂商合作,师夷长技嘛。今天给宋维扬打招呼,不准小灵通降价太狠,多半也有国外通信巨头施压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太常见了,倪院士研发芯片,华为研发gsm技术,刚出成果就面临绞杀,政治施压被洋鬼子们反复使用。

    从电信总局出来,宋维扬又跑去神州科技的京城研发中心视察。

    研发负责人刘强介绍说:“目前我们的研发团队有26人,小灵通手机主板并不复杂,设计方面是很好解决的,估计明年夏天就能进行测试。困难在于规模化生产,材料是大问题,得投入巨大资金建工厂,否则就只能让弯弯的公司搞代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规模化生产的问题,我会想办法解决。”宋维扬道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