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24【失业大军】
    比亚迪在长阳谷附近的电池厂已经破土动工了,甚至过年期间都不打算休息,争取明年春天就能开始生产。

    之前区里领导比较嫌弃电池厂,可现在态度180度大转弯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无非是辖区内下岗职工太多,下岗再就业成为领导首抓的政治任务。一家电池厂,一家手机外壳厂,只要落户在这边,怎么也能解决一两千下岗职工的再就业问题。

    听说神州科技打算建造主板工厂,区领导无比热情,派遣专人帮着办手续。

    这只是1998年下岗潮的一个缩影,从1996年到2002年之间,全国上百万家国企破产,将近4000万国企职工下岗。与此同时,各地的乡镇集体单位,也有2000万工人失业——这还只是登记数据,没有登记的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现在的煤炭、钢铁、水泥等建材资源价格也是暴跌,相关企业倒闭无数,被坑得撤资的外企也一堆一堆。

    这要从1992年说起,由于经济发展迅速,国内基建规模巨大,各种基础资源都价格疯涨。外资见到有利可图,疯狂投资中国的钢铁和煤炭行业,国内同样各种上马大型项目。

    今年终于崩了,产量太多,供大于求。

    某省一家投资几十亿元的大型煤矿,96年就剪彩了,到现在还没开工,实在是把煤挖出来也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那些斥巨资进军中国的国外钢企,99%都有不同程度的亏损,许多甚至连投资都没赚回来。现在能撤的都开始撤了,撤不掉的只能烂在那里,巴不得有人赶来快接手。

    宋述民依旧在观望,他的水泥厂还停留在计划当中,只有等政府放出确切消息才会上马——等不了多久的,开完两会就能确定方针,具体部门再商讨一阵子,中国基金的黄金时代就将来临。

    中央决定扩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,除了带动产业发展、扩大内需之外,也是在解决燃眉之急,因为遍地的煤矿、钢企、建材企业都快饿死了!甚至,彻底开放且扶持房地产行业,也有这个因素在内,能够大量消耗积压的资源和材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维扬在厂区走了一遭,回到总经理办公室问:“最近小灵通销量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沈复兴说:“元旦活动期间卖疯了,之后就平稳下来。对了,电信部门又传来消息,第三批城市的业务开通计划作废。虽然没有明文规定,但邮电部递话了,未来一年内不得在省会城市新开通小灵通业务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想象得到,电信部门的领导压力也大啊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沈复兴说:“我正在跟电信部门商量,绕开省会城市,专挑那些经济相对发达的中等城市。而且要一个一个的开,平均两个月开通一座城市,不能一下子开太多,免得又招来非议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有没有人来打秋风,比如想入股分一杯羹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打秋风的不少,谈入股的暂时没有,”沈复兴笑道,“毕竟政策不明,说不定哪天邮电部就取缔小灵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容怀礼做得怎么样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容怀礼是神州科技的采购部负责人,从喜丰公司调来的。对于现在只能做组装的神州科技来说,采购部属于第一部门,职权重,油水多,让人眼红得很。

    沈复兴笑道:“这个人还算比较规矩,是个真正能做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比较规矩”就等于“贪得不过分”,你想在中国找一个完全不贪的采购负责人,那是绝对找不出来的,无论是私企国企。而“能做事的”这个评价,说明容怀礼不仅自己“规矩”,还能让具体的采购人员“守规矩”。

    生产无人机那个大疆公司,内部管理就是一片混乱,采购方面更是不可言说。最后竟然让技术人员来背锅,还闹得全国皆知,生生毁了自己的良好声誉。

    宋维扬可不想自己的神州科技变成大疆那样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让容怀礼组建一个考察团队,去日苯考察几家高端smt厂商。倪院士会帮忙联系一些技术人才,甚至请动了京城电视设备厂的干部。那个干部是参与了贴片机引进项目的,他比较了解行情,让容怀礼多多听取此人的意见。还有,你派个心腹给容怀礼做副手,尽量把采购价格压到最低。”

    沈复兴问:“倪院士请来帮忙的人,该给什么待遇?”

    “这是小事儿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沈复兴笑道:“那就每人发500美元的购物金,个别人员悄悄的多给300美元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太小气了,一人1000美金,个别酌情多发500美元。这些都是肚子里有货的,结个善缘嘛,能把那个京城电视设备厂的干部挖来神州科技就更好。听说这人是中专毕业,车间管理出身,已经做了十多年的贴装。要是能把他挖过来,直接让他当主板工厂的副厂长,专门负责生产管理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年头出国已经不稀奇了,但还是让人向往。就算神州科技一分钱不给,那些人免费出国旅游也高兴,一人发1000美金(8000多人民币)购物,绝对高兴坏了,买些日货回去也倍儿有面子。

    沈复兴说:“应该可以挖过来。现在传统电器生意不好做,我听说啊,去年国内生产的电视机,有三分之一都卖不出去。京城电视设备厂的日子也难过啊,只要我们给个副厂长的职务,那人多半是会心动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商量着主板厂的建厂计划,突然外面就嘈杂起来。

    沈复兴把秘书叫来,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秘书也不知道,连忙说:“我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秘书跑回来禀报:“有个50多岁的女人来求职,人事部的同事让她春节后再来,咱们过年之前没有招聘计划。她非赖着不走,说什么懂外语、懂电脑,每个月工资只要800元,随便干什么职务都行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这可稀奇了,50多岁懂外语懂电脑,还只要800块钱的薪水。把她叫过来!”

    秘书很快带来一个女人,除了眼角纹比较多,还真看不出来已经50多岁了。她穿着比较时髦体面,举止也很优雅,身上还有淡淡的香水味儿。

    “你懂外语?”宋维扬突然用英语问。

    那老女人立即用英语回答:“我以前是上外的老师,在大学里教俄语,俄语不吃香了又自学英语。后来曾在日企工作过三年,也懂一些日语,但只能进行日常交流。我英语和俄语都是很厉害的,而且我还会电脑办公。只要800块的工资,让我做普通文员都行,我保证打字速度不输给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懂三门外语,还懂电脑办公,怎么跑到这里来做800块钱的工作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那老女人说:“我86年就从上外辞职了,先是在日企做,后来又在英企做,月薪是6000元。英国公司的高层都是英国人,我做得再努力也没法升职,6000元月薪已经算顶天了,我也比较满足。结果上个月,那家英企突然倒闭了,我年龄又大,50多岁了,到处找工作都没人要。”

    沈复兴说:“你既然以前6000元的月薪,应该不用急着找工作才对啊,怎么等我们年后招聘都等不及?”

    那老女人苦笑道:“我在外企工作十多年的积蓄,全都拿给儿子出国留学去了。儿子前年回国,也进了外企,刚开始月薪能拿4000多,去年已经涨到5000,眼看着日子越来越好。所以结婚的时候,我就给他在市区买了套房子,贷款好几万,心想随随便便都能还贷。结果我儿子的那家外企也倒了,我那家外企也倒了,欠银行房贷不说,还欠亲戚一些买房子的首付款。我要是不赶紧找工作,还不起贷款,银行就要把房子收回去!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盛海的外企倒闭了很多?”

    那老人说:“倒啊,特别是元旦过后,一家接一家的倒。”

    好嘛,这才1998年初,不仅国企迎来倒闭潮,盛海的外企也关门无数。

    另外,盛海各郊区有无数私营企业,从80年代就是中国出口的主力军之一。现在倒得更快,因为严重依赖出口,亚洲金融风暴把他们给整惨了。

    国企、私企、外企,竞相倒闭,98年中国经济的窘境,远比想象中更为困难。

    宋维扬对沈复兴说:“给这位老大姐安排个合适的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,谢谢老板,”那老女人连忙赌咒发誓,“我身体好得很,不用给我交养老金。我可以干很久,干到70岁都可以,到了60岁保证不退休!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