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37【那就是我儿子】
    上网对于1998年的中国老百姓来说,属于绝对的高消费行为。每小时需要8块钱网费和4块钱电话费,相比起此时的全国平均月薪,如果一天上网10小时,一个星期基本上就把工资给花光了。

    此时国内大部分的网吧,都是无法链接互联网的,顶多只能连局域网打《魔兽2》和《红警2》。

    可以上网的网吧,每小时收费至少在18元以上!

    但是,这依旧无法阻挡网络的魅力。许多大学生省吃俭用一个月,跑去网吧泡几个小时,那滋味比做大保健还舒坦。

    搜狐网成功融资600万美元,张朝扬从一个草根摇身变成千万富翁的新闻,瞬间引发全社会的热议。好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互联网,根本不知道那玩意儿能干啥,但吹牛的时候却侃得口若悬河。

    张朝扬成了互联网创业英雄,也被许多年轻人视为偶像。

    就连丁明,都被多家报纸采访,因其辍学创业的举动,被好事媒体誉为“中国版比尔盖茨”。

    宋维扬对搜狐网的投资,也被媒体津津乐道,人们各种猜测宋维扬占了多少股份,且猜测宋维扬的身家又增长了多少。

    同时,中国有无数年轻人,把他们的目光投向网络。有些是寻找赚钱的机会,但大部分都只是想接触互联网,上网变成非常高端且时髦的娱乐项目。

    中国的网民数量,因为媒体对搜狐网的报道,居然来了一次疯狂激增。

    网民数量增加,电脑数量不够,网吧就成了赚钱的生意。

    一个名叫王跃胜的晋省人,曾经的梦想是上大学。他参加过三次高考,却没有拿到任何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补习期间,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只有15只下蛋母鸡。

    于是,王跃胜选择去挖煤,之后借了200块钱做水泥预制件,再然后又偷偷的卖油料。直至1992年,政府终于允许私人经营加油站,此时王跃胜的油库已经有800吨的储量,到了1997年,他名下已经有12家加油站。

    今天春天,王跃胜来到京城,最初目的只是想招聘几个名校大学生。但名校就是名校,怎么可能跑去加油站干活?人家的选择方向依次是:出国留学、进外企或名企、当公务员、进大型国企,连锁加油站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。

    招不到名校大学生的王跃胜,居然在中关村的一家网吧里,发现了一屋子的名校大学生。

    这个三次高考落榜的土豪,对大学生有着莫名的崇拜和向往,当即决定开网吧。既然老子招不到名校大学生,那就让名校大学生来老子的网吧上网!

    飞宇网吧,由此诞生,八个月内开了5家分店,这玩意儿居然比开加油站还赚钱。

    网吧里批量办理的上网业务,比个人上网费用低得多。于是,飞羽网吧的包夜费每小时定价8元(其余时候为20元),勉勉强强可以赚些水电费,此举造成中关村附近的名校,大量学生半夜逃寝跑去上网。

    类似于飞宇网吧的故事,正在全国各地上演,网吧的数量伴随着网民的数量一起快速增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城。

    小马哥看着关于搜狐网的报道,心里有些小激动。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利用网络赚钱,同时也觉得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,于是扔掉报纸,老老实实当他的传呼业务公司的研发部主管。

    花都。

    丁三石刚刚拿到163的免费电子邮箱系统,业务蓬勃发展,163邮箱的注册用户越来越多——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赚钱,只能继续埋头写程序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一个叫东哥的脸盲患者,此时正浪迹于街头,他失业了。但他失业的原因,不是因为金融风暴导致公司倒闭,也不是因为国企破产下岗,而是中国政府宣布传销属于非法活动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时中国的传销主力军还不是大爷大妈,而是天之骄子的大学生。他们把传销视为通天大道,用贷款、借钱的方式加盟,一个个充满了创业激情。

    东哥所在的传销公司还是一家日企,月销售超过10亿元。他在公司的电脑、业务和物流部门都干过,这他么刚刚当上主管,公司给他配了电脑和手机,每次出差都有几百块钱补助,还能住五星级酒店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走上人生巅峰,传销居然非法了,老板居然跑路了,东哥也惨遭失业了!

    青年来到中关村,看着那新开张的一家家网吧,看着高高耸立的中关村大厦,再次萌生了自主创业的想法。他住在附近农民搭建的工棚里,在中关村打游击卖盗版光碟,生意还挺好,于是就租了家门面继续卖盗版光碟。

    这个门面,招牌上的名字叫“京东”。

    而历史上名利双收的王志东,本该在去年就拿到650万美元风投。但因为宋维扬的《三体》抢走不少聊天室用户,利方在线的流量一直不温不火,到现在居然没有获得国际风投机构的青睐。

    新浪,似乎有流产的征兆。

    好在四通集团给力,四通利方在几年前就拿到500万港币投资,王志东手里的资金非常充裕。

    并且,《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》这篇文章,依旧出现在利方论坛。去年10月,中国队无缘世界杯,球迷抱头痛苦,这篇文章两天内点击量数万,又被《南方周末》全文刊载,让利方在线的论坛流量节节看涨。

    当搜狐网获得600万美元融资后,王志东立即前往美国,一举获得500万美元的华尔街风投。随即,他又跟美国华渊网取得联系,双方正在商量合并事宜——合并之后,就是新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浙东。

    丁大国的小五金生意越来越难做,主要是竞争压力太大,干这买卖的同行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以前做小五金,是无论生产多少都能卖,就是产能上不去,而且在80年代还很难搞到原材料。现在原材料遍地都是,产能刷刷的往上涨,结果生产出来卖不出去,仓库里的积压货物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厂子就该破产倒闭了。

    幸好,这阵子的房地产项目突然变多,丁大国通过政府关系,连续拿到两个楼盘的单子。若非走关系的时候下了血本,而且价钱压得很低,丁大国的厂子今年都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今晚又有一个饭局,朋友宴请当地某中层领导,把丁大国也喊去作陪,说不定就能帮他拿下某个项目。

    “魏局,我先干为敬!”丁大国仰脖子饮完一杯。

    魏局竖起大拇指道:“好,丁老板够朋友!”

    丁大国的朋友笑道:“老丁一向够朋友。七年前我落难,他二话不说就借给我5万块,不然现在我估计还在街上要饭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真讲义气,我喜欢跟讲义气的人交朋友。来,再喝一杯!”魏局笑道。

    丁大国说:“能跟魏局交朋友,那是我的荣幸。这样,我喝三杯,魏局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魏局大笑:“你这是看不起我的酒量啊!”

    丁大国道:“魏局是大人物,我是小生意人,只有三杯才能显出我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丁老板,咱们干杯!”魏局高兴道。

    90年代交朋友拉业务谈生意,就是比谁更能喝,你把别人喝痛快了,别人帮忙办事也痛快。

    酒精考验,不是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魏局明显也是酒精考验的高手,一斤白酒下肚,依旧红光满面。他侃完市里的八卦,又讲省里的趣闻,最后把话题扯到高科技行业:“现在的世道变化快,传统生意不好做,做高科技才能赚大钱。你们懂不懂电脑?”

    朋友连连摇头:“我们都是粗人,小学毕业,哪懂什么电脑。”

    丁大国笑道:“我家里倒是有一台电脑,平时都落灰尘,只有我儿子放假回家才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魏局嘚瑟地说:“电脑都不懂,你们就更不得互联网了。那个叫网络信息高速公路,就像现实中的高速公路一样,交通运输特别快。信息高速公路就是运送信息的,美国出了什么事,在中国上网一查就知道!”

    丁大国立即拍马屁:“魏局懂得真多,不愧是领导。来,我再敬您一杯,表达一下我对你的崇拜!”

    魏局哈哈大笑,一杯酒喝下,摆手道:“其实我也是半桶水,不过我儿子懂得多。别看这小子才读高中,但他特别会玩电脑,家里一个月的上网费就是好几百块。就上个月,市里组织计算机技术大赛,我儿子拿了个一等奖,奖品是一双旱冰鞋!”

    丁大国竖起大拇指:“虎父无犬子,魏局家的公子,以后肯定是要进名校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魏局特别得意,“知道我儿子怎么拿一等奖的吗?一分钟打了300多个字,还弄那个什么wps,电脑文章排版,别的学生都搞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牛逼!”丁大国连忙捧场。

    魏局笑得满脸开花:“我儿子最崇拜两个人,一个是宋维扬,一个是张朝扬。这两个年轻人,都是搞电脑和网络的高手,分分钟就赚几百万上下。我家那小子还说,他以后读大学就专攻计算机,这一行有前途!”

    朋友突然说:“大国,宋维扬不就是你儿子的大学室友吗?”

    魏局惊讶道:“老丁的儿子跟宋维扬认识?”

    丁大国笑道:“认识,我还送过宋维扬一块手表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走运了,”魏局啧啧道,“我听我家那小子说,宋维扬的一个大学室友,书都不读了,这次就跟着一起开公司。两年下来,一个穷学生就变成身家几百万,那赚钱速度厉害得很!”

    丁大国笑道:“宋维扬的大学室友我都见过,魏局说的是哪个?”

    魏局挠头道:“好像也姓丁,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丁大国感觉有一丝不妙,提示道:“叫丁明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叫丁明,”魏局猛地反应过来,“我儿子也特别崇拜这个丁明,说什么辍学创业,是中国版的比尔盖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我儿子!”丁大国郁闷道。

    魏局说:“老丁,你有福了,你儿子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个屁,”丁大国也顾不得场面,勃然大怒道,“老子奋进心思送他去读复旦,居然还退学开公司,你不说我还不知道!这小兔崽子,老子非弄死他不可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魏局大笑不止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