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24【空手套白狼】
    胡润喜滋滋的离开,踌躇满志,准备大展拳脚一番。

    沈思却一肚子疑惑,好奇地问:“老板,你为什么给他投几十万美元?这些钱都够在中国买一家国营小厂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很能折腾啊,”宋维扬笑嘻嘻说,“你现在还不懂,再过几年就懂了。”

    沈思立即闭嘴,老板的哑谜猜不透,她也不好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仔细研究胡润此人的履历,就会发现他是个空手套白狼的高手,完美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,甚至把别人的资源当成自己的资源。

    首先,胡润制作出中国富豪榜,内容是全英文的。他将其定位为给西方人阅读的中国富豪榜,这就有市场价值了,因为99%的西方人对中国富豪不了解。通过这一点,胡润跟《福布斯》搭上关系,把富豪榜首先发布在《福布斯》杂志,并成为《福布斯》在中国的自由撰稿人。

    紧接着,胡润把这一期《福布斯》寄给中国媒体,还非常贴心的帮忙做了翻译。中国媒体把这当成稀罕玩意儿,自发的帮他大肆宣传,胡润一下子就在中国有名了。

    再然后,胡润扯大旗作虎皮,打着“福布斯中国首席调研员”的旗号,到处拜访中国亿万富翁。中国富豪们哪里知道底细,一看名头就肃然起敬,但他其实只是《福布斯》的普通自由撰稿人而已。

    在中国有了名气,又认识了一些富豪,胡润立马跑去英国吹牛逼,把自己包装成中国商业研究专家,顺势结识英国的权贵和富豪,其中包括英国首相、渣打董事长、劳斯莱斯总裁等等。

    在英国积累人脉之后,胡润再次回到中国,把这些英国权贵富豪的名片拿出来,顿时在中国变得炙手可热,中国富豪榜抢着跟他打交道。

    这属于空手套白狼的基本操作,顺便给大家讲个套(段)路(子)——

    如果我是个美国老板,能够辗转见到比尔盖茨那种,我想跟比尔盖茨攀亲戚,还想拿到微软的订单。

    那么,我就千方百计的混进比尔盖茨的酒会,对比尔盖茨说:“我给你介绍一个女婿。”比尔盖茨当然拒绝啊,因为他不认识我,更不知道我儿子算哪根葱。我立即说:“这个年轻人是渣打银行的副总裁,要不先接触一下?”比尔盖茨听说是渣打副总裁,态度明显缓和许多。

    于是我又千方百计找关系,见到渣打银行的总裁,对他说:“我给你们介绍个副总裁。”渣打总裁都懒得跟我说话,叫人把我赶出去。我连忙解释:“这人是比尔盖茨的准女婿!”渣打总裁一听,立马答应。

    从此,我就跟比尔盖茨成了亲家,也成了微软的合作商,儿子还渠道白富美。渣打银行收到大笔存款,微软则拿下渣打的软件订单,三方皆大欢喜,被拆穿了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陈天桥当年就是这么操作的,他的公司一分钱不剩,员工下个月工资都发不起,只有一份国际代理合同,拿着这份合同到处忽悠,空手套白狼变成中国首富。

    再来说胡润,这家伙利用资源到了什么地步?

    中国煤老板兴起,但被人们视为暴发户。嘿嘿,胡润就搞时尚和奢饰品排行榜,帮煤老板们提升品位,顺便疯狂赚取奢侈品牌的广告费。

    中国人不是说“胡润百富榜”是“杀猪榜”吗?那好,胡润真就做了一个《杀猪榜》,专门给屠宰行业制作榜单,这波骚操作简直赚足了眼球。

    有段时间,中国富二代各种丑闻曝光。于是胡润又开始关心富豪教育问题,顺势发布《胡润国际学校百强榜》。

    有段时间富豪裸捐闹得沸沸扬扬,胡润又开始做慈善榜,并各种举办慈善晚宴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什么艺术榜、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、白手起家女富豪榜、区块链富豪榜。他还搞了一些列商业论坛、私人晚宴、名流晚宴、慈善晚宴、国际奢华旅游展,一边疯狂赚取赞助费,一边疯狂拓展富豪权贵圈的人脉。

    能够控制这个人,或者说跟这个人合作,很多时候做事情都更方便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2001年的时候,胡润通过售楼热线,联系到中国某位地产老板。地产老板说:“我们不希望进榜,如果要进,请务必排得更准确一些。”

    胡润立即懂了,他拿着赞助费,把这位地产老板排进前五名。地产老板瞬间名声大涨,拿地都更好拿了,个人资产节节看涨,从此跟胡润成了“铁哥们儿”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把胡润看作是媒体人,他属于中英之间的政商界掮客!

    别的不提,以后宋维扬如果要办什么长江商学院、中欧商学院,只需要自己露个面,剩下的串联交给胡润就能解决。

    当然,宋维扬不能暴露自己的投资信息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很简单,以小舅郭晓春的名义投资,胡润拿钱回英国注册。对外不公开股东信息,外界只知道胡润是法人,再以英国公司的名义在中国开公司。这特么又不是上市企业,即便真的有人想调查,也查不出来宋维扬的相关信息,顶多查到郭晓春那一层就结束。

    沈思就是个初出矛头的小丫头,她哪懂这里头的弯弯绕绕,即便给她讲清楚了,也无法理解胡润未来能够发挥的作用。

    沈思这边刚刚离开,陈桃就打电话来了。这姑娘有什么事情,都是直接跟宋维扬交流,语气慵懒道:“亲爱的,今年的金牛会聚会日期和地点都确定了。正好喜丰足球队在山城有比赛,所以把举办地点定在山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安排好了就行,提前给沈思打个电话,她到时候好订机票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陈桃道:“金牛资本这一年发展太快,谷歌融资又引人注意,咱们的金牛会已经被许多企业家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知道就知道呗。”

    陈桃笑道:“大家都想加入啊,刘总、吴总、段总、张总、蔡总、郭总他们,都有朋友想跟着来一起聚聚,其实就是想要加入咱们金牛会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提交资料,”宋维扬说,“按规矩办事,只有90%以上老会员投票通过,才能接纳新的成员。”

    金牛资本在港城的一系列投资,并不惹人注意,但只凭对神州科技和谷歌两家公司的投资,就足以让那些老板们眼红。现在江湖上甚至有传说,只要加入金牛会,就能获得入股金牛资本的资格。

    这种说法很扯淡,但却有很多人相信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