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75【寒冬之下,万物萧索】
    有句俗语是这样说的,只羡慕贼吃肉,没看到贼挨揍。

    多年之后,人们翻看各大网络公司的股东构成,发现这家公司是孙正义投资的,那家公司也是孙正义投资的,这老家伙的眼光真准啊,太他妈有钱了!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却是孙正义最迷茫的时候。

    全球互联网泡沫被戳破前,孙正义持有300多家互联网公司的股票,个人资产超过700亿美元。但就在这一年底,孙正义的账面资产缩水95%,只剩下可怜的35亿美元,全都在互联网寒冬之中蒸发了!

    历史上,孙正义就是在这种时候投资阿里巴巴的,真真是不怕死。当时马小云一番豪言壮语,激情演说完毕,孙正义笑道:“这段时间来见我的网络公司ceo,演讲内容全都变了,只有你还是几年前那套说辞。”

    互联网行业炸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比尔盖茨一个卖操作系统的,都受到极大影响,去年身家超过1000亿美元,今年直接跌到630亿美元。

    宋维扬刚刚在搜狐开完电话会议,就接到腾讯那边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小马哥说:“公司资金告急,我之前接触的风投商,现在全都不愿意投资了。我准备让qq收费,或许可以回笼一点资金,老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qq不能收费,至少现阶段不能收费,没钱了我来提供资金,”宋维扬说,“一定要尽可能多的吸纳用户。”

    小马哥叫苦道:“我现在就愁qq用户太多,每天新增注册用户好几十万,一个月就要新增两台服务器,服务器的费用就快把公司给拖垮了!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不怕,钱我来出。”

    小马哥说:“老宋,再多钱也经不起这样烧啊。现在qq的服务器费用太高了,收入少得可怜。我让qq进行注册收费,不仅仅全是为了赚钱,更多的是想限制qq用户数量,不然这样烧下去,迟早要把公司给烧死!”

    这真的属于黑色幽默,一家互联网公司,居然因新增用户太多而头疼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两个办法。第一,对外发布消息,三个月不上线的qq,腾讯直接收回账号,这样就能避免恶意注册和账号虚多,可以省下一些服务器资源;第二,移动即将推出梦网,你去跟移动接触一下,说不定就能寻找到新的盈利点。”

    小马哥问:“你这次能投资多少?如果低于200万美元,我还是要限制qq用户增长,因为腾讯负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愿意增加投资300万美元。你再联系盈科和idg,他们手里的腾讯股票,我也愿意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都不怕,那我也豁出去了!”小马哥咬牙道。

    历史上,盈科数码和idg在1999年,共同向腾讯投资300多万美元。这些股份后来都卖给了南非mih,李超人的公子从中获利1000万美元,当时被引为投资佳话,后来被证明错失了4000个亿(人民币)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没有变化,宋维扬去年坐视idg和盈科投资,根本不怕腾讯股份被人给抢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盈科、idg,又或者是小马哥,现在都想把腾讯股份给卖掉。而且是贱卖,不图赚多少钱,只要别亏本就行。因为大环境太尴尬了,没人愿意继续投资,而腾讯的收入连搜狐都不如,服务器费用却远远超过搜狐。

    历史上小马哥之所以没卖腾讯,是因为找不到买家,都认为qq是个坑货。网易同样如此,互联网寒冬期间,丁三石想卖都卖不掉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死扛。

    在没有找到盈利点的情况下,腾讯必死!

    如果没有华为研发出国产智能网技术,移动公司又以此推出梦网,腾讯多半会死得渣滓都不剩,而网易也没钱开发《大话西游》。

    小马哥转达宋维扬的意见之后,idg和盈科数码立即做出回应,愿意卖掉持有的全部腾讯股份,只比当初投资的时候提价10%。宋维扬在电话里讨价还价,压下去5%,剩下5%就当付给两家的利息。

    idg和盈科数码居然同意了,30%多的腾讯股份,就这样被宋维扬以不到400万美元的价格买回来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,这两家本来就是想投资盈利的,以现在的行情来看,能不亏本已经属于万幸。还能赚到5%的利息,简直属于奇迹,他们还把宋维扬当成接盘的冤大头呢。

    宋维扬手里的现金根本不够,他立即联系中银投资,出售1.8%的金牛资本个人股份,套现3000万美元资金。

    其中750万美元,用于投资腾讯,加上之前持有的股份,宋维扬现在总共拥有腾讯43.5%的股权。

    另有150万美元投资搜狗,因为搜狗也快扛不住了,增持之后宋维扬拥有搜狗搜索51%的股权。

    不是宋维扬想吃独食,把两个公司的持股比例都整这么高,而是现在只有他才肯站出来接盘。想想孙正义的遭遇就明白了,一年之内,个人身家从700亿美元缩水到35亿美元,就因为这家伙到处投资网络公司。

    值此艰难时期,马小云却发起了第一次“西湖论剑”,意图以东道主身份召集业界大佬们开会。但马小云又怕自己影响力不够,于是请来金庸坐镇,王俊东、王志东、丁三石和张朝扬都是金庸迷,屁颠屁颠的就跑过去了。

    特别意外的是,宋维扬也在受邀行列,而且跟金庸一样属于特别嘉宾。

    央视2套的《对话》栏目,再次延期录制,就因为互联网寒冬,一部分内容需要重新撰写文案。

    宋维扬来到西子湖畔,马小云见面就说:“老宋,我恐怕错了,错得厉害。别的股东那里,我都不说真话,就想跟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收缩业务吧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收了,不收不行。”马小云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人做生意,都会走不少弯路,只看能不能在失败中汲取教训。

    马小云也算经历过风风雨雨,但他没掌控过跨国大公司,只一年时间,阿里巴巴就被他搞得快崩溃了。

    由于接连获得巨额注资,财大气粗的马小云失去理智,想要一蹴而就成为跨国集团。

    2000年初,马小云将阿里巴巴的总部搬到美国,国内总部设在盛海,实行双总部构架,临州大本营只剩下个分公司。同时,他还在亚欧各国设立分公司、合资公司和办事处,请来世界500强副总裁加盟,高端人才请来一大堆。就连临州的分公司都有外籍员工,而且月薪六位数,单位是美元。

    一下铺成大摊子,妄图称霸全球b2b市场,并且登上《时代》周刊封面。

    现在撑不住了,大环境恶劣,将阿里巴巴的内部隐患提早引爆。

    宋维扬毫不在意,笑呵呵说:“这是好事情,隐患发现得早,可以趁机做清理,否则就船大难掉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投资了那么多钱,就一点不担心啊?”马小云道,“国外股东都快疯了,一直在给我施压,阿里巴巴现在有可能直接破产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的能力。”宋维扬由衷说道。

    马小云听了颇为感动,拍着宋维扬的肩膀说:“多谢信任!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你帮我出出主意呗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把总部从美国搬回来,海外分公司全部砍掉,只留几个关键的办事处。”

    马小云道:“如果这样做,员工遣散费就是近千万美元,再加上其他损失,至少有两千万美元!”

    “壮士断腕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马小云还是拿不定主意,历史上,他直到明年初才痛下决心,派一个刚刚上任的高官去做裁员工作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做得很好。多年以后,主持裁员的当事人回忆起来,重复最多的字眼就是“哭”。明明给了三个月工资的遣散费,在中国工作的外籍员工离开时哭,在港城工作的员工被辞时也哭,甚至韩国那边的员工也哭着说,愿意自降薪水留下来共渡难关。

    都是非常敬业的,且富有激情的员工,人家没有犯任何错误,直接就辞掉了,而且是数十人数百人的集体裁员。对中国员工来说就更残忍,因为正逢春节期间,人家回家过年呢,一个电话就被裁员。

    这烂摊子都是马小云搞出来的,他前段时间膨胀得厉害。

    马小云道:“一旦全球裁员,公司的资金就见底了。以现在的行情来看,恐怕不好拉到投资。老宋你有没有什么门路,帮忙介绍几个华尔街投资机构?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我刚刚卖掉一些金牛资本股份,筹到了几千万美元。腾讯和搜狗也快撑不住了,我投资了一些,还剩下一些可以注资阿里巴巴。”

    马小云摆手道:“不行,不行。这回我捅的篓子太大,而且大环境不好,我都没把握让阿里巴巴起死回生。你现在如果投资,很可能就打了水漂,我不能这样坑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已经投资那么多,还在乎剩下的?”宋维扬笑着说。

    马小云叼着烟猛吸一口,突然把烟头扔地上猛踩:“我豁出去了,不成功就成仁了,公司做死了我直接去跳楼!”

    宋维扬还在开玩笑:“那我提前给你准备棺材,希望这棺材用不上。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