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505【滑盖手机】
    宋维扬和其他九人领到的奖杯,准确来说应该叫“年度经济十大人物”,是纯粹由网友投票产生的。

    节目足足录制了一个小时,才终于完全结束投票。

    吴老先生的票数高居第一,宋维扬紧随其后排名第二,联想柳总则被远远甩在后边排第三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果换成报刊杂志投票,柳总或许不会差太远,甚至有可能超过宋维扬。但可惜这是网络投票,上网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人,而宋维扬又在青年群体中号召力巨大,于是就有了相差甚大的得票数。

    不管谁在前谁在后,只要是网络投票的前三名,其实录制节目时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因为还有100名经济学家和50名资深财经记者,他们会在前三位候选者当众,现场投票产生去年的中国经济年度人物。

    结果毫无悬念,一共150张现场投票,吴老先生的票数为150张。

    没有黑幕,也不存在暗箱操作,实在是吴老做的事情太大也太漂亮。当《财经》杂志跟10大基金公司打口水战的时候,吴老是唯一主动站出来的经济学家,把中国证券市场的弄虚作假现象盖棺定论——基金公司直接就认怂了,纷纷收敛丑陋行径,沪深交易所也夹着尾巴做人。

    颁奖嘉宾的级别也很高,直接由央行的某位领导,亲自把奖杯交到吴老的手中。

    当吴老回到台下的座位,一位国企老总立即笑道:“吴老,恭喜恭喜!”

    吴老摇头说:“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?靠揭露黑暗面来获奖,我倒希望不拿这个奖杯,今后中国证券市场没有黑幕才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吴老说的是,还是您觉悟高。”那位国企老总立即尴尬附和。

    颁奖典礼就此结束,这毕竟是第一届嘛,没有什么终身成就奖、创新奖之类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散场之时,宋维扬快步走过去,微笑着伸手道:“吴老您好,之前您身边一直人太多,我都没有机会问候一声。”

    吴老语气和蔼的握手说:“宋老板,我看过你那篇毕业论文,写得非常有现实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吴老叫我小宋就是,”宋维扬态度恭敬道,“拙劣作品,难入方家法眼。我也只能提出问题,不能解决问题,文章写了也是白写。”

    “能提出问题就不错了,这也不是个人能够解决的问题,”吴老笑着说,“我也是复旦毕业的,是你的老学长,就别您啊您的称呼我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大二的时候在复旦相辉堂听过你的公开课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外走,现场有几个记者连忙拍照,这照片即便现在不刊登出来,留到以后还是很有价值的。

    走到京城大酒店门口的时候,宋维扬突然说:“吴老,不知什么时候能够上门拜访。您放心,只是晚辈对长辈的尊重和请教,不涉及任何商业利益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吴老突然停下脚步,盯着宋维扬看了两眼,点头说:“下周末我有空,你直接来我家吧,不要带什么礼物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礼物还是要带的,但肯定不会很贵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对这件礼物很好奇。”吴老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维扬的礼物是一款神州手机,而且手机主板和射频芯片都是自主研发的。

    在吴老的家里,吴老仔细打量着这款手机,问道:“射频芯片就是手机的CPU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宋维扬摇头道,“CPU是中央处理器芯片,而射频芯片只负责信号的发送和接收。手机CPU我们也在研发当中,不过两次流片都失败了,只有小灵通的CPU芯片研发成功。”

    吴老饶有兴趣道:“也就是说,手机里有很多种芯片,你们研发成功了其中一种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会再接再厉,”宋维扬说,“神州科技接下来的研发项目,就是一边研发手机CPU,一边基于射频IC做高级基带芯片。”

    吴老问道:“基带芯片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维扬解释说:“一般而言,射频芯片只负责信号的收发,基带芯片负责信号的处理,神州科技想把这两种功能集合起来,做成既能收发信号,又能处理信号的高级基带芯片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小灵通的CPU芯片早就研发成功,而且在去年就已经投产了。神州科技趁热打铁,一直想研发2G手机的CPU芯片,结果CPU没弄出来,反而先把射频IC搞定了——这明显是科技树点歪的成果,这个研发项目当初并不被重视,是某个盛海交大出身的高级研究员强烈要求立项的。这位高级研究员以前在别的公司工作,但是那家公司破产了,他带着团队和部分成果一起被挖过来。

    吴老问道:“这种高级基带芯片,在世界上属于什么水平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一流水平,不过恐怕还要花两年时间才能做出来,”宋维扬笑着说,“吴老,你手里的这部手机,是中国唯一拥有自主研发主板和射频芯片的国产手机。我们打算在春节前夕投放市场,目前已经把广告都拍好了,你手里拿的是内部最终测试的非卖品。不要问多少钱,它是无价的,所以这也不存在行贿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还真怕你拿着好东西来行贿,”吴老大笑几声,又点头赞许道,“手机蛮漂亮的,你们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介绍道:“这种手机叫做滑盖手机。世界上第一款滑盖手机,是诺基亚1996年推出的8110,但只能滑出一个键盘上的塑料盖子。真正的滑盖手机,是1999年西门子推出的SL10,能直接把整个键盘滑出。神州手机就是第二种,目前在国内还没有同类产品,西门子那款滑盖手机也没在国内发售。”

    吴老问道:“技术含量很高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技术含量非常高,别看只是简单的滑动,但需要顾及很多方面的问题,这是神州科技盛海研发中心的杰作。”

    神州科技现在有三个研发中心,主板、芯片这些都是京城研发中心的成果。而盛海研发中心那边,从两年半以前,就按宋维扬的指示研发滑盖功能。中途遇到乱七八糟的各种问题,绝对不是能滑动就完事儿,其工业设计难度在此时是非常高的。

    盛海研发中心是神州科技设立的第一个研发中心,从创立以来,也就拿出了一个滑盖成果,其他成果都属于小打小闹。甚至沈复兴一度想把盛海研发中心撤掉,只保留其产品外观设计小组。

    吴老玩心大起,不断的滑动手机,笑道:“用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说,这款手机……很酷!”

    聊完手机,宋维扬开始请教经济方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吴老属于中国市场经济的设计者之一,他谈论经济都是高屋建瓴的,即便宋维扬属于穿越者,一番闲聊下来也收获颇多。当然,宋维扬不时吐露的超前观点,也带给吴老某些启发,甚至主动索要了宋维扬的电子邮箱,两人都打算保持长期的私下联系。

    吴老最让人佩服的地方,不仅是他站出来揭露证券黑幕。他在几个月前,还提出要建立好的市场经济,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市场经济,警惕中国滑入“权贵资本主义”的泥坑——这个观点可是得罪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眼看春节即将临近,想买手机的国人直接挑花了眼。

    去年还只有两三款国产手机,今年元旦期间突然新出几款,春节期间一下子又冒出几款。阿猫阿狗都在做手机,国产手机品牌竟然达到20多种,并迅速迫使诺基亚、摩托罗拉、爱立信等国外手机品牌大降价。

    不降价不行啊,这些国产手机价格在900元到1800元之间,性能已经超过了许多国外手机的老款型号。

    现在那些国外手机品牌,高端机以后要卖好几大千,但老款机纷纷降价到2000元以下,甚至还有卖1000元以下的。

    神州手机一口气推出了三款,即售价998元的直板低端机,售价1688的直板普通机,售价3388元的滑盖高端机。特别是那款滑盖手机,目前国内根本没见过,一经亮相就直接惊爆眼球,卖3000多元都不会显得太贵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