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72【把老子的山炮拉上来】
    事情的后续发展很有些意思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,几个漏网之鱼又邀了些人手,提着棍棒堵在罐头厂门口。他们不但阻挡工人的正常出入,甚至还搬石头设卡恐吓拉货司机,只有两个目的:一是要求罐头厂撤案,私下和解;二是准备勒索一笔,搞些钱花。

    30多个地痞混混堵在门口,一人提着钢管上前吼道:“叫你们领导出来!我有四个兄弟被弄进去了,不给个说法今天没完!”

    几个工厂保安战战兢兢,完全不知所措。他们早就报警了,但过年期间,派出所只有值班民警,来到现场也无法处置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总经理,该怎么办啊!”杨德喜慌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骂道:“慌个屁,这点人就把你吓到了?”

    杨德喜说:“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。就算今天把他们抓了,过几天又放出来怎么办?他们这次可没有带刀,抓起来关不了多久的。要是一个月来个两三回,罐头厂还怎么正常运转?外面运货的卡车都进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呢,怎么还不来?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再说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就来了两个民警,不顶用啊,”杨德喜提议道,“要不,直接给范书记打电话,他下命令肯定好使。”

    “杀鸡不用牛刀,”宋维扬说,“把身强力壮的工人都召集起来,抄家伙上,打赢了有奖励,打输了我负责给医药费!”

    “真打啊?”杨德喜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杨信说:“打吧,我们属于保卫工厂财产。”

    三人还没走到车间,保卫科的就跑来说:“不好了,他们要冲进来了!”

    杨德喜骂道:“笨蛋,你们把大铁门关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关好了,他们在翻墙,人太多,堵不住。”保安哭丧着脸道。

    这年头,打群架太正常了,若非闹出大动静,警察都懒得管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你们去着急工人,我出去稳住混混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杨德喜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宋维扬快步跑向工厂大门,只见混混正在砸围墙上的碎玻璃,他立即呵斥:“都住手!我是罐头厂的老板,有什么要求跟我提,但你们不准进工厂半步!”

    领头混混制止手下,隔着铁门笑道:“可以啊。第一,马上去派出所,跟警察说是误会,今天就要把我的兄弟放出来。第二,我的几个兄弟在派出所关了两天,受到了惊吓,还没吃上年夜饭,这个损失你得赔偿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多少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“5000!最少也得5000!”领头混混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5000太多,能不能打个折?”

    领头混混气得发笑:“还真是做生意的啊,这都能打折?也行,给3000吧,但以后每个月要交500块钱保护费!你也不打听打听,这一片是我朱老三罩着的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每个月给500,你保证以后不来找麻烦吗?”宋维扬一直在拖时间。

    “道上混的,说话算话!”朱老三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又问:“既然是保护费,那你得负责保护罐头厂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朱老三说:“放心,有我罩着,没人敢乱来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那还要是还有别的混混来闹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朱老三说:“报我的名号,要是有人不长眼,那我就弄死他!”

    就在宋维扬跟混混头子瞎扯淡的时候,杨德喜遭遇了困难。只有几个工人愿意站出来保护工厂,其他害怕事后被混混下黑手,都继续做工装没听见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工人说:“领导,我爸是民兵队的队长,要不要把叫民兵来帮忙?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杨信问。

    “我叫何国兵,是罐头厂的临时工。”对方回答。

    杨信笑道:“民兵队规模太小,能联系到大成乡的民兵连吗?”

    何国兵说:“可以,但我不能保证他们能来。”

    杨信扭头吩咐杨德喜:“杨主任,你带2000块钱去慰问民兵连。我们的新厂区占了人家大成乡的耕地,一直没有什么表示,过年也该慰问一下。对了,这里勉强属于大成乡的地界吧,既然出现了歹徒行凶,大成乡的民兵连有权利和义务出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杨德喜笑得很奸诈。

    杨信又对何国兵说:“何国兵是吧,过了元宵节我就给你转正,以后你来做公司的保卫科长!”

    何国兵顿时大喜,昂首挺胸道: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杨信说:“行吧,你们赶快动身,从新厂区的大门出去。”

    却说老大门那边,宋维扬还在跟混混们扯淡。

    朱老三已经不耐烦了:“你到底给不给钱,给句痛快话,不给就动家伙!”

    “不是,这做生意得签合同,”宋维扬说,“要保护费可以,但得签合同按手印,以后出了问题你来负责。”

    朱老三怒道:“你逗我玩是吧?港片的社团收保护费,从来没有签合同的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们不签合同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“电影里面就没演!”朱老三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电影也不能啥都演啊,你见过有几部电影的主角拉屎拉尿的?人家都省略了,社团签保护合同肯定也省略了。”

    “操,老子不跟不说了,”朱老三大怒,“给我砸玻璃渣,翻墙进去!”

    宋维扬连忙说:“停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个锤子,废话多!”朱老三骂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好,我马上回去开会,你们先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朱老三郁闷道:“这点小事也要开会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那当然,我们罐头厂是股份制。股份制你懂吗?就是几个股东合伙做生意。我虽然是厂里的领导,但我做不了主,我还得给外地的股东打电话。等综合了股东的意见,再召集厂里的干部开会,讨论一下到底该一次性给5000,还是先给3000,然后每个月给500保护费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麻烦?”朱老三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一切都是规章制度。你们当中,估计也有罐头厂的工人吧?问问就知道了,罐头厂规矩很严,什么都要开会讨论,即便是领导也不能随意违反。几千块钱是大数目,我一个人做不了主,必须要开会讨论。你们现在冲进来也没办法啊,性质就变了,叫暴力抢夺公私财物,要判好几年的。我觉得吧,大家该坐下来商量商量,有什么事情和平解决。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朱老三伸手看着腕表:“十分钟,最后十分钟,超过时间我就冲进去!”

    “行,我尽快!”宋维扬笑着离开。

    朱老三吩咐手下说:“先砸围墙上的玻璃,到了十分钟就翻墙!”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十分钟还没到,突然有个混混说:“老大,你看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朱老三转身看去,只见大队人马正在朝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100多个罐头厂工人,每人骑自行车载着个持枪的民兵。前头开道的是一辆农用手扶拖拉机,拖拉机车斗中,是一门有着几十年悠久历史的山炮……

    “冲我们来的?”朱老三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一个穿中山装的老农模样的人,跳下拖拉机就说:“民兵连集合!”

    “一二一,一二一。”

    “向右看齐!”

    “齐步走!”

    “举枪瞄准!”

    “把老子的山炮拉上来!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