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20【撑死胆大的】
    张洪波惊喜的发现,眼前这个年轻人比他想象中更加优秀。他们讨论的话题,渐渐从企业管理延伸到其他方面,而且聊得非常大胆,用二十年后的话来说就是有404风险。

    “马博士,你对黄公子大肆收购国企怎么看?他能否带来国外的先进经验,帮助这些国营企业走出困境?”张洪波问。

    黄公子是印尼第二大财团掌舵者的次子,从小就被送到大陆读书,甚至当过红X兵,还在穷乡僻壤插过队。

    从去年开始,黄公子突然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,一口气收购了数百家国企。

    全国媒体热议,无论是官员还是工人,都对黄公子抱有殷切希望,盼着他能够把这些亏损企业盘活。

    于是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,开始主动接触黄公子。有的地方为了卖亏损企业,居然将收益良好的国企也打包卖了;有的地方把国企清仓大处理,卖得一家不剩,甚至因此撤销轻工局和商业局,厂长们只对黄公子一个人负责。

    病急乱投医!

    自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的国有企业就困难重重,已然成为各级政府的财政包袱。中央和地方尝试了各种方法,树立了各种典型,采用了各种模式,但依旧收效甚微——摸着石头过河真不是一句空话。

    黄公子的出现,让“资本经营”一词火遍全国,人们将其视为拯救国企的仙药良方。

    如今报纸上隔三差五就要报道,黄公子又在某地收购了多少家国企,宋维扬想不知道这个人都难。

    “我不看好他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张洪波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解释道:“这位黄公子的身份是金融资本家,而非企业家,他没有亲自管理过任何一家企业。他只是有钱而已,但他的钱能比中国政府多吗?中央都拿国企困境没办法,他黄公子又怎么可能办得到?”

    张洪波说:“黄公子是商人,如果这些国企没救,他收购到手岂不是要赔本?没钱赚的生意谁做?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据我所知,黄公子身后站的是港城李超人、印尼金光财团、日苯伊藤财团和美国摩根士丹利。他们的手法非常简单,就是在港城收购亏损的上市公司,吸纳国际资本,拿投资人的钱到中国兼并企业,再用这种利好消息抬高港城公司股价。在股市获得利润之后,继续批量收购中国企业,再跑去美国和加拿大发行新股继续圈钱。以此方式不断轮回,直到某天被戳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资本运作不是很正常吗?”张洪波疑惑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摇头道:“通过报纸上的文章,我发现国内有个很大的问题,那就是从政府到民间都过度迷信资本。资本不是万能的,它只是一个工具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有危险?”张洪波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危险,”宋维扬忍不住笑道,“那位黄公子把自己都套进去了,他现在也是进退两难吧,只能捏着鼻子继续死撑。”

    90年代的中国野蛮而荒诞,即便是在国外纵横捭阖、无往不利的资本家,贸然进入中国市场也多半会被带跑偏。

    就拿黄公子来说,他本来只想收购那些有潜力的国企,结果地方政府各种忽悠、各种打包甩卖——

    你要买啤酒厂?好啊,干脆再搭一个电缆厂和肥皂厂吧。

    你只买10家企业?我们市一共有50家企业,要不你全拿走吧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黄公子都是在饭桌上喝着酒,稀里糊涂就答应了收购方案,他连自己收购的企业有多少债务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玩资本也没这么玩的,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若非收购国企时会附赠地皮,黄公子肯定要搞砸,说不定血本无归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张洪波道:“能具体说一说危害吗?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,而且牵扯太广,说了也没有任何作用。”宋维扬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在黄公子的运作下,国有资产流失严重,但也有一些比较正面的意义。首先,他是吸纳外国股民的钱玩资本游戏,帮着许多国内企业完成股份制改造。其次,他让中国真正见识到什么叫资本运作,为今后的国企大规模改制提供了参考样本。最后,他给中国无数商人上了一课,帮助中国人迅速的快乐成长。

    宋维扬对黄公子再熟悉不过,因为此君是MBA课程里的常客,他在中国的收购案例被后来者分析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黄公子还带来了一个非常意外的影响,他在中国的成功,让无数国外财团眼红难耐。于是外资在接下来两年疯狂入侵,将许多国产知名品牌扼杀在摇篮当中。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和民间都开始警觉起来,社会舆论迅速倒向民族主义,最终在1995年吹响了民族品牌大反攻的号角。

    那种狂热程度,犹如在进行一场商业领域的抗战。

    “说起黄公子,我突然想起前不久在《中国工商时报》看到的一篇文章,”宋维扬担忧地说,“据记者调查,沿海各省的数千家合资企业,有一半以上都存在账面亏损。外资通过转移利润、虚列开支等方式,侵蚀中方利益,逃避国家税收,有的企业连续亏损七八年,规模却越亏越大。相比而言,黄公子其实很可爱了,他为了增强美国股民的信心,不但不会搞账面亏损,反而要把财务报表做得更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合资企业亏损确实是个大问题,相信中央很快就要严查这种现象。”张洪波说。

    两人一通胡扯,话题越来越敏感,但大家都认为很正常。

    甚至高瑜还用笔全记下来,打算整理之后放进报道中。摸着石头过河嘛,谁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,于是就喜欢展开全民大讨论。比如现在热捧黄公子的很多,但狂踩黄公子的也不少,双方在报纸上已经不知打了多少笔仗。

    直聊到傍晚时分,张洪波终于回到正题:“马博士,你那个企业管理系统,恐怕需要专业人士全程指导才行。”

    袁卫东连忙问道:“我们厂自己研究尝试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张洪波说:“很难,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不如张教授跟袁厂长合作吧,你可以当成一个课题来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也行。”张洪波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我代表全厂职工热烈欢迎!”袁卫东高兴道。

    高瑜没有再采访任何问题,有宋维扬和张洪波的谈话内容即可。最后只向宋维扬索要了一份个人履历,高瑜便起身握手道:“感谢马博士,我给你和刘主任、陈秘书照一张合影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!”

    宋维扬、郑学红和陈桃连忙谢绝。

    高瑜赞道:“三位真是高风亮节,只顾做实事,却不愿出风头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微笑道:“认真做事,低调做人,我父亲经常这样教育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勉强了,再见!”高瑜挥手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突然问:“高记者,你这篇稿子什么时候能见报?”

    高瑜想了想说:“最快下周一吧。”

    还有五天时间!

    袁卫东当场付清15万元,在千恩万谢当中,带着企业管理系统兴奋离去。

    宋维扬也想走,却被办公间的其他人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经渐黑,各公司的老板们却一个没走,他们用狂热的眼神看向宋维扬,恭敬而崇拜地说:

    “马博士,你也指点指点我们公司吧。”

    “马博士,你觉得做电子行业有没有前途?”

    “马博士,我最近有一个项目,想请您帮忙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“马博士……”

    陈桃已经被挤到边缘角落里,她看着眼前疯狂的场面,问道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郑学红苦着脸说。

    陈桃担忧道:“下个星期就要被拆穿了,我们得赶快开溜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说:“要不我们现在就回去收拾包袱,等马老弟回来了就一起钻铁丝网跑路?”

    “对,今晚就走,反正钱已经赚到了。”陈桃点头道。

    二人正合计着潜逃计划,突然听宋维扬大声说:“安静,大家都安静。你们实在是太热情了,我也很想忙住你们,但人太多应付不过来。这样吧,我明天下午在深业大厦租间大型会议室,举办一场创业指导讲座。想听讲座的朋友都可以来,但必须缴纳500元的入场费。请大家帮忙宣传一下,让楼上楼下的老板们也了解情况,谢谢大家!”

    郑学红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桃:“……”
为您推荐